,欢迎登录后投稿和留言交流!
网站首页 >> 行状事略 >> 文章内容

八年抗战中的泉塘人(2)——黄刚汉少将

[日期:2015-09-04]   来源: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作者: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阅读:292[字体: ]

        黄刚汉,系出宁乡泉塘黄氏显倡支,楷传长子,谱名诗觐,册名彬,字汝龙,一字汝能,号光汉,亦号刚汉,一号同叔,又号而正,乳名金保,行五,清光绪廿三年丁酉十月初八丑时生。
        幼时随曾任常德苏家渡厘金分卡局长的祖父在常德念私塾,1908年入长沙私立中等工业学校。1915年考入湖南警察教练所,六个月后毕业。毕业后被分派到长沙警察厅警察队当巡警。1916年警察队改编为军队,诗觐被编入陆军第二师四旅七团三营九连任文书(1916年3月,彭德怀入湖南陆军,任第二师三旅六团一营一连一等兵,师长陈复初,旅长陈嘉佑,团长鲁涤平),不久升司务长。同年10月升任连附,12月转到一师一旅一团三连。(1917-1928年,贺耀祖任湘军暂编第1师1旅1团团长、1旅旅长、第1师师长、第2师师长、国民革命军第40军军长等职)在一师供职十年,历任副官、连长、区队长等职,参加了驱逐傅良佐、张敬尧之战及湖南内部军阀混战等。其间曾于1922年入湖南陆军讲武堂第一期受训六个月。1926年大革命开始后,调至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二师及四十军参与北伐,历任团附、营长和代理团长,参加了九江赛湖桥、蚌埠、徐州等地的战役。1927年由贺耀祖介绍集体加入国民党,同年当选独立团党部筹备委员。1928年7月调南京,任卫戍团中校团附。1929年2月起先后任第二军军部少校副官、武汉卫戍司令部总务科长、郑州铁道运输司令部总务主任、总司令徐州行营少校参谋等职,参加了蒋介石与阎锡山、冯玉祥之间的战争,主要负责办理总务。
        1931年3月,诗觐前往汉口,由贺耀祖介绍到三十四师任参议,后回汉口。同年7月再次经贺介绍到一五七旅任副官主任。1932年,任南京参谋本部第二厅(贺任厅长)六处上尉助理员。1935年3月带职考入国民党陆军大学第十三期。1938年1月留校任研究员,兼珞珈山军训团教官。1939年1月任军政部第三补训处少将督练官。1940年10月补训处撤销,调回长沙任军委会少将高参,兼九战区干训团参谋班战术教官、主任
        1941年,日寇两次进犯湘北,诗觐由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临时指派到第七十四军王耀武部担任督战官,随部参加了著名的“第二次长沙会战”。
        1941年9月,日军发动第二次长沙会战。会战前,74军集结于新余、分宜地区整训。9月25日,薛岳电令74军应以2个师兼程向黄花市前进,在夏家塘、春华山、赤石河、石灰咀之线占领阵地,迎击南进日军。74军奉命参战,由赣北新余、分宜地区附近西移,奔赴战场。其先头第57师已抵洞阳市,主力(第51、第58师)位于浏阳附近。58师师长廖龄奇正好回家结婚去了,于是58师在张灵甫副师长带领下由江西新余开拔。但第九战区这一电报又被日军特种情报部门窃收和破译。日军第11军认为:第74军是蒋介石中央系统中最精锐部队之一,自1939年9月第一次长沙会战起,曾与第11军多次较量,是第11军的老对手,在上高会战中又碰过它的钉子,这次一定要捕捉而消灭之。第11军司令官阿南立即调整部署,令第3、第4师团向捞刀河以南突进;解除第6师团原定占领平江的任务,改向捞刀河谷推进,拦击第74军;令第40师团在扫荡金井附近地区后南下。
        由于时间紧迫,74军部队白天行军,结果57师、58师在通过浏阳城西蕉溪岭隘路时,遭到日军飞机轮番轰炸,损失惨重,惊得后面赶到的51师目瞪口呆,痛心不已!根据当时担任58师作战科科长的罗文浪回忆说,“由于时间紧迫,不能不白昼行军,……军作战参谋对部队经过地形未详加研究……,因此在24日、25日,第57师、第58师及军部通过浏阳城西蕉溪岭隘路时,受到敌机的轮番轰炸扫射。在一条上下15里两面是石山的羊肠小道上,密集部队伤亡重大,未曾参战,就被敌机将指挥系统打乱,挫伤士气,给以后的战斗带来不利”。
        但在与日军遭遇之初,74军在长沙县春华山一线仍颇有斩获,并以凌厉攻势一度迫使日军第3师团后退,也显示了中国王牌军的威风。9月25日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从长沙撤往湘潭。同日,第74军先头部队第57师到达捞刀河北岸的春华山附近时发现春华山已被日军占领,随即占领南岸天鹅山,与日军对峙。日军向天鹅山展开进攻,双方激战彻夜,至26日晨,日军被击退。第57师乘机反击,夺回春华山,掩护第74军主力集结,随后将春华山移交第58师,北向麻林迎击日军。27日晨,日军第3师团主力在空军支援下向第57师正面连续猛攻,遭到第57师顽强抗击;日军又投入第4师团一部攻击第57师左翼。第57师伤亡近3000人,仍坚守不退。与此同时,第58师在春华山、夏家塘、伍家渡一线,第51师在伍家渡、杨家滩之线,以及协同第74军作战的第37军第95师在王家冲、杨公桥一线也与日军第6、第3、第4师团发生激战。守军各部队坚守捞刀河两岸阵地,阻击、侧击日军,或主动向日军进攻,给了日军以相当杀伤,但自己也受到严重损失,第74军全面陷于苦战。至9月27日夜,第九战区命令该军撤出战斗,东向洞阳市、横江至浏阳河南岸转移,准备侧击日军。28日,日军突进长沙。
        10月1日,日军占领长沙后由于战线太长,消耗过大,且宜昌日军被围。日军即于30日从捞刀河和长沙撤退。薛岳电令位于捞刀河、汨罗江南北地区的第74军、第27集团军所属各军(第4、第20、第58军并指挥第72、第26军)和第99军各依现在位置截击、侧击日军,务使其不能安全渡过新墙河。蒋介石也发电报要求“第九战区应乘敌疲惫,果敢追击,乘机占领岳阳,并应积极破坏武岳铁路,分向各路退却敌人沿途袭击、伏击,猛烈打击,使其不能退守原防;并牵制防守,滞其向武汉方面转移,以利第三、第五、第六战区之作战”。各部队按以上命令,对撤退中的日军展开追击、截击和侧击,给予一定杀伤,但未能打乱其行动。至10月9日(日军战史记载为10月6日),日军全部退回新墙河以北,恢复战役前态势。第二次长沙会战至此结束。
        据第九战区战报记载,中方伤亡17426人,日军伤亡48327人。据日方统计,整个会战中中国军队遗弃尸体5.4万具,被俘4300人;日军伤5184人,亡1670人。这个统计显然夸大了日军的战果。不过,从中国军事当局的资料看,第74军的第58师伤亡55%,第57师伤亡40%;第37军的第60师伤亡50%,第140师伤亡30%;第4军的第102师伤亡45%;第10军的第3师伤亡35%,伤亡确实惨重。
        1942年5月前往江西督修工事,同年12月返湘,任湖南省军管区少将参谋长,1945年12月因国民党湖南省政府改组离职。1946年吴奇伟主湘,调任军委会少将高参,5月前往南京报到,被派至国民党中训团将官班第二组任少将区队长。1947年2月调任中训团干部总队附,兼任视察班班附、新制人员训练班副主任等职,负责转业人员的训练。
        1948年8月,程潜回湘主政。诗觐乃请求调任国防部部员派驻长沙绥署,兼湖南省保安司令部副参谋长,不久升任参谋长。1949年1月中风,3月因司令部改组卸职调回绥署,在长沙休养。4月由陈明仁任命为第一兵团高参,8月参加湖南和平起义,1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兵团参谋处长。1950年1月参谋处撤销,调兵团干校任军事教员。1955年任湖南省人民委员会参事室参事。
        1955年,诗觐病逝,享年59岁。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