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后投稿和留言交流!
网站首页 >> 郡县图志 >> 文章内容

玉潭觅古

[日期:2016-03-08]   来源: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作者: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阅读:130[字体: ]

        自晋太康元年(280),建新康县,设驿站,到五代时期,定名玉潭,再到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年,成立宁乡县,设治于玉潭,玉潭已走过了一千多年的历史。作为县治所在,全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玉潭古镇烙上了深深的历史印记。

  大概是县治居山谷间,无平地,建城墙工程浩大或者没什么必要,反正自古以来没有城墙,惟设四门,四门又称四关。

  东关朝阳门,曾有二处,旧关在青云街北。明弘治十一年(1498)知县张翔始建。新关在便民仓前左。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县丞周钦立。

  南关迎熏门,在玉潭街南。明成化五年(1469)知县黄甄建,嘉靖三十年((1551)周孔徒重建。明弘治十一年(1498)知县张翔始建。

  西关通安门,有二处,一在通安街西,明弘治十一年(1498)知县张翔始建;一在香山寺左。县城至今有大西门、小西门的叫法,就是缘于此。

  北关拱极门,在玉潭街之北,明成化七年(1471)知县黄甄建。嘉靖七年(1528)县丞程骐重建养济院左。

  这四关命名方位,名实不符。南关实东向,东关实北向,北关实西向,西关实南向。虽自明代开始,就不断有人提出质疑,但一直没有修正。大概是自古使然,约定俗成,也不是什么原则问题,也懒得改。由此产生一些地名,如东门口、南正街、南门桥、北正街、大西门、小西门,方位全错了。故有人感叹“名称之误岂止一方隅哉?古今之误岂独名称哉?”,耐人寻味、令人深思。

  旧时玉潭寺庙、庵观、祠堂、牌坊颇多,大体说明当时人的信仰和价值观。较大的庙宇有香山寺、文庙、武庙,城隍庙、火宫庙、曾子庙等。小庙有天符庙、颜子庙、仙人庙、财神庙、华光殿、轩辕殿、药王殿等。祠有南轩祠、忠义祠、节孝祠。还有文昌阁、奎光阁,原都在化龙溪前文庙泮池侧,后移建于文庙后山桂香岭。

  玉潭各类寺庙殿阁,有近40处。第一大庙为文庙,亦称学宫、孔庙。光绪六年(1880)建于飞凤山下(老招待所地盘)、化龙溪之南。有大成殿、宗圣祠、名宦祠、乡贤祠、忠义孝弟祠、节孝祠、大成门、灵星门、泮池、碑亭、讲堂等,是个庞大的建筑群。气势恢宏、金碧辉煌、尉然壮观。有原八景和新八景之说。城隍庙为第二大庙。《康熙志》载:“旧在县署仪门外。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知县宋迁建北关内(今城北中学振兴校区处)。后历经多次扩建,又多次遭遇兵火后重建。有庙门、戏台、前中后三殿。前廊左右列二十四司,规模宏大。每年五月开癸。绸布业、苏广业、烟业祀财神,鱼花、水果业祀龙王,书纸业祀蔡伦,都寄于城隍庙。轿行、箩行、厨饪各业均祀城隍。县内商人以五月二十八祭城隍神诞辰,前后数日,必张灯结彩,龙灯花鼓、铳炮喧天,要请名戏班演出十天半月,煞是执闹。香山寺始建于唐代,在县治小西门外香林山之阳(今武装部),山门围墙内有殿宇五重。全寺大小房屋三百多间。暮鼓晨钟、余音缭绕,四时游人不绝。山门前有牌匾,上镌“楚沩第一景”,也算名副其实。

  旧时玉潭有不少牌坊,算来有30多座。牌坊是弘扬封建礼教、标榜功德的纪念性建筑。如明成化六年(1470),在玉潭街(原县政府前)建状元坊,为纪念我县唯一的状元易祓所建。明永乐十二年(1414),知县郭瑀一连在玉潭建4座牌坊。其中都宪坊在玉潭南街,为佥都御使李兴邦建;昼锦坊,在玉潭北街,为李兴邦之子李守中(广东省左参议)建;擢秀坊,在玉潭北街,为明代县人彭兴、彭融兄弟同举乡试立。恩荣坊,建于通安门外小桥西之大观街,是清代光绪三十一年(1905)为太子少保长沙提督黄少春立。同治(1862—1874)年间,有洪某老夫年届百龄,是那个年代罕见的高寿,省衙赐“七叶衍祥”的匾额,建百岁坊。原宁乡一早校门前有一个庄严肃穆的节孝总坊,规模全县最大。道光十三年(1833)知县方炳文、教渝刘青华、训导邓显鹤照江南省汇立总坊,由县人捐建,后圮。同治五年(1866)募捐重建。

  旧玉潭镇的街巷有6街12巷。6街包括东南西北四正街,加小西街和湘乡街。大西门曾叫大南街、通安街。12巷有鸡公巷,《嘉庆志》云:“在玉潭街东,以溪中鸡冠石得名,今名金鸡巷,又名火宫巷”。还有童家巷(内有童家祠堂)、许家巷、谈家岭巷、香山巷、衙湾巷(四井巷)、射圃巷、高家巷、龙泉巷、隘坡巷(今叫鸭婆巷)、毛家巷、南司湾。这些街巷,初皆为子石,后改为麻石。如今全改为水泥沥青路面。除少数名称没变外,均已不是当初的模样。

  如今的玉潭,已达中等城市规模、经济总量位列“三湘第一镇”。到处都洋溢着现代气息,那林立的高楼、新修的沥青马路以及马路上牵线一样穿梭的车辆,让你感到这座城市的繁华与热闹。日新月异,正是这个城市现今的节奏。除了沩水依然流过,一切都变了,变得时尚而现代。只有香山巷药王殿里偶尔传出的木鱼敲击声,远古而悠扬,才让你感到一丝宁静。放眼全城,已找不出历史的印记,完全看不出它的年龄。那成长的年轮,已消失在在岁月的时空中,唯有故纸堆里尚存当年的印记。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6-03-04 10:22:04   作者:戴爽飞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