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后投稿和留言交流!
网站首页 >> 行状事略 >> 文章内容

直道可风——宁乡都总黄石峰

[日期:2019-12-24]   来源: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作者: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阅读:344[字体: ]

        黄石峰(1865-1912),系出泉塘黄氏显立支,派名芝传,册名传音,云江公长子。清同治乙丑(1865年)出生于宁乡五都芳储乡东冲(今花明楼镇双狮岭西之东冲)光绪10年(1884),入读国子监,在县城玉潭书院与廖楚璜等同窗。光绪乙未、己亥等年与族兄子樵(派名薪传,册名传之)多次赴长沙望麓园沩宁试馆科举,为湖南学政江建霞、吴树梅欣赏,但屡次不售。性直道,好交友,喜经史、兵法、书画等,与茶陵谭延闿、同里周义(雕刻家)等过从甚密。其父黄云江系宁乡有名的慈善之人,家境丰裕,好善乐施,周恤邻里;同里周达武咸丰4年入湘军前,在青溪煤矿挖煤为生,兼在东冲黄府做工,受东冲恩惠甚多,亦为重义之人,其发达后曾题“虎”字相赠。光绪末,黄石峰目睹国事日非、朝政腐败,遂决意科场,萌发兴办学堂、实业兴国、地方自治的思想。光绪30年(1904)谭延闿中进士,入翰林,旋授编修,返湖南办学,积极呼应“丁未新政”,任省“谘议局”议长,与黄石峰经常在长沙会晤,“把袂殊深”,交换政治局势看法、交流新式办学理念、商议湖南改革事宜;黄石峰也劝导其推动湖南地方自治。

        募练团勇。湖南地处南北要冲,成为南北政府争夺焦点。正如谭延闿所说“自国内构战以来,悠忽经岁,生灵涂炭,商业凋零。湘省当南北要冲,被祸尤烈。四民失业,闾里为虚”。清末,宁乡地方盗匪盛行,民心日坏,五都匪风尤甚,前都总杨文鳌(字子敬)因治匪结怨于元年冬被刺于谈家桥。芳储乡民推黄石峰主持都务,任五都都总。经长子黄钧(字瀞澜)佐治,黄石峰在东冲办团练,募团勇十余人,购响铳、毛瑟枪,辅以刀叉,严治匪,肃清杨林等地山匪,与四都都总李浚昌互相配合,维持地方治安,民赖以安。同情周汉反洋教行动,积极利用关系组织营救。帮助其岳父(靳江杨氏世润,字潓澐)族弟世焯(字季棠,湘绣大家)在宁乡朱石桥大夫塘及长沙等地开设“春红簃”绣庄,推销产品。配合中华民国军政府湖南都督府的改革政策,扶持地方士绅开办实业,议请县府解除双狮岭矿禁,允许开矿采煤,发展地方经济。

        开办新学。谭延闿改革新政,尤其喜欢办学,黄石峰积极实践新式学堂办学理念。光绪23年,倡议改革,议请在县城分设时务学堂。支持宁乡教育,光绪28年12月与州振琼、齐璜、黄石峰等呈请湖南巡抚就请争取县政府在长沙创办宁乡师范学堂、宁乡中学堂,与朱剑凡(即周家纯,周达武之子)等教育人士熟识。积极利用政府税收、族学、公产等在西冲山等地兴办新学堂,倡学新式教育,如洪家大屋私塾学堂、芳储乡初等小学堂等。培养教员,拟聘返宁的王凌波等思想进步教员来五都新式学堂教学。采购图器,设立科学、算术、民主等课程,招收乡民子弟,开启民智,支持男生不留辫、女生不缠足;刘少奇曾于1912年初入读芳储乡高小补习班。湖南“私校之盛,殆为国中之仅见”。芳储乡新式学堂规模和影响一度领宁乡之先,为后来宁乡新式教育打下扎实基础,积累了办学经验,国民政府高度肯定湖南办学成效。1933年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第一次中国教育年鉴》高度评价湖南“民国元、二、三年,人民始乐于兴学,加以谭延闿督湘,热心教育,准将寺庙祠产作教育基金,一时小学教育最称发达”。

        推行自治。黄石峰深识官场积弊难返,逐渐不满清朝腐朽封建统治,多与洪荣圻、周震麟等有新思想的进步人士交往。在五都设立民众参政、议政机构,在乡间定期宣传宪政和地方自治知识,培育反封建的革命思想火种,支持配合谭领导的湖南咨议局工作。响应湖南进步士绅联名上书清廷《湖南全体人民民选议院请愿书》,要求尽速召开国会会议。支持同盟会,支持赞助成光耀、刘先俊、刘云庭等宁乡革命人士赴武昌参加起义。1909年,设湖南地方自治研究所,谭任所长,“遴选品学较优、富于经验、素有乡望之士绅,申送考选”“培养湖南地方自治人才”,胡元倓、许峙衡、黄石峰等共2期400余士绅参加学习《奏定宪法纲要》《城镇乡地方自治章程》等。1911年10月,谭延闿任湖南省都督;1912年7月,北京政府正式任命谭为湖南都督。其时,民国初建,始行省议会选举制度,《省议会议员第一届日期选举令》要求在1912年12月6日举行第一届议员初选。都督府高度重视县乡基层选举,遂委黄石峰选举职权,加快选举乡级议事会,以便逐级选出议员代表。因选举、治匪等触动了地方势力利益,1912年8月13日(七月初一)傍晚,黄石峰自西冲山都会返家途中被土匪刺杀于双狮岭,不幸因公殉职。谭延闿闻讯拍案泪下,缉凶雪恨,并亲撰墓志铭,其事迹采入县志。民国3年,湖南省政府都督汤芗铭推行联省自治,高度认可黄石峰的地方自治实践,又题赠黄石峰遗属“直道可风”匾额(该楠木匾惜毁于1950年),并予恤金。

        清末民初,政党倾轧,军阀纷争,暗杀盛行。为民国共和、民族复兴而被难者,焦达峰不是第一个,后来的宋教仁也不是最后一个。黄石峰只是一个在黑暗中探索实践地方自治、试图以开办新式教育开化乡民的有识之士、基层士绅。正如黄兴挽宋联:“前年杀吴禄贞,去年杀张振武,今年又杀宋教仁;你说是应桂馨,他说是赵秉钧,我说却是袁世凯”。没有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党领导,没有稳定有序的政治制度,没有思想开化的民众意识,民国注定只能是帝国到共和伟大变革中那黎明前的黑暗。

        中国应该走什么路?中国的路在何方?十年后的另一帮人在南湖一艘船上似乎找到了答案。

石峰公墓志(谭延闿纪念)

    君讳传音,原名芝传,字气和,号石峰,宁乡泉塘黄氏云江公之冢嗣。昆仲三,仲厚贞,先逝,季绮臣,不乐城市。

    君独好交游,与延闿最密。延闿入翰院,犹频奉教言。光绪末,延闿见朝政日非,遂乞终养,湘省会晤,把袂殊深。去秋九月,国民反正,首难者(指焦达峰、陈作新)比被党刺,逼延闿都督湖南,时宣统辛亥冬,誓身殉。窃念延闿告归养不孝,尤讳不忠,未尝安枕。现清帝逊位,民国共和,自古黎民难与虑始。君于时脱卸县属督务,延闿正拟咸(左木右咸)商大局,忽接宁乡知事胡君应云会同法委唐君瞻云详报,君于民国元年八月十三号因公赴都会中途被刺,即阴历七月初一事也。拍案泪下,比劄各机关,严密缉犯,以雪君恨。噫,党祸不消,难犹未已。自司法司洪君荣圻物故,届指宁乡人士其肯相助为理者于君,深留意焉,而今已矣。

    君降生大清同治乙丑(1865),行年四十有七,入大清国子监,乡先生咸器重之。德配潓澐公女,素著贤声。今君子诗大、诗留、诗古、诗辛、诗癸,孙教五等,长者年已二纪,迄不寻仇,惟率诸弟尽哀尽礼,葬君斯山,周身周人无闲言,其志力已露头角。延闿闻而窃许之,宜亲吊唁,因公不果,谨誌君墓,聊以当哭。

        清代,宁乡全县分十都,其中石潭五都:辖石潭乡、芳储乡,即今花明楼、杨林桥、朱石桥、西冲山、麻山、南田坪、东湖塘等地。清末都团政权机关,尤其是“都”之一级(即接近县之一级),管辖的人口有一万至五六万之多,有独立的武装如团防局,有独立的财政征收权如亩捐等,有独立的司法权如逮捕、监禁、审问、处罚等。其最高行政长官称“都总”。

谭延闿手札

 

谭延闿关于都督府公派留学生事通令手稿

         谭延闿(1880年1月25日-1930年9月22日),字祖庵,号无畏,湖南茶陵人。光绪十八年(1892年)入府学,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中举人,三十年中进士,入翰林,旋授编修,返湖南办学。慈禧太后晚年,曾亲自主持改革,即所谓“丁未新政”,延闿积极呼应,属湖南立宪派首领,任省“谘议局”议长。宣统年间,“保路”运动爆发,延闿在湖南与四川遥相呼应,但不久即失败。谭对清廷失望至极,逐渐产生革命之念。辛亥革命爆发,任湖南军政府法制院长,兼民政部长。10月底,立宪派杀害正副都督焦达峰、陈作新后,被咨议局推举为湖南都督。后任国民政府主席、第一任行政院院长。亦长于诗法、书法、枪法,绰号“谭三法”。1930年9月22日病逝于南京。

        洪荣圻(?~1912),字春岩,宁乡人,清末廪生。留学日本东京政法大学,宣统三年( 1911)回国,任宁乡驻省中学堂监督,鼓吹革命,参与长沙起义。光复后任湖南都督府司法司司长,致力于宣传法律常识。思想激进,见都督焦达峰、陈作新被杀,湘事日非,忧愤深再,有“济世不能,求死不得”之语。翌年夏卒。

军旅之余,周达武喜舞文弄墨,善写“虎”字,成为珍奇墨宝,广为流传。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