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后投稿和留言交流!
网站首页 >> 郡县图志 >> 文章内容

山東截取補用同知黃篤瓚條陳(軍)-清光绪24年

[日期:2020-04-30]   来源: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作者: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阅读:3[字体: ]

山東截取補用同知黃篤瓚條陳(軍)

光緖二十四年八月十八日


謹將所擬各條具錄於左:

1.官制宜變通也。

唐虞盛世,官不必備,契作司徒,皋陶作士,皆終身不徙。即今日西國外部商部各長官,率不過一二人,今各部院滿漢凡六堂官,其實應行公事,僅一堂爲主,餘則隨同畫諾而已。擬請於尙書侍郎、總副憲、各去其半,遇有缺出,無論滿漢,但擇才具素優,簡在心者,量爲補授。工綜覈者令長戶部,習法律者令長刑部,不必紛紛遷調,俾久任以専責成。至於軍機總理,自大臣以迄章京,其餘各項要差,均應另設專官,不宜以他官兼領。庶幾人各稱其官,官各舉其職,專精壹志,竭力殫能,無顧此失彼之虞,無牽掣推諉之患,斯庶績咸熙矣。

 2. 文牘宜裁省也。

古人有言,省官不如省事。中國之事,多無實際者,以文吿太繁耳。今外而州縣府道院司,內而部院各衙門,其毫無緊要,反覆申詳者,不知凡幾;非直浪費楮墨,轉以便書吏之吹求,甚無謂也!即以所進題本言之,有已經陳報而復具題者,如外省各大臣到任日期等類是也。有為數太微者,如贓贖罰鍰等類是也。且各處盜犯多持洋槍,而每歲猶以並無私造鳥槍報矣。常例工程本已動支,而各省方以勘估需用報矣。諸如此類,不一而足。累牘連篇,殊形瑣瀆。擬請旨飭下京內外各衙門,所有並無干係一切具文,酌量裁省,蠲去虛文,卽以力行實政,爲治不在多言。亦自強之道也!

 3. 漕糧宜改徵也。

折漕之說,屢經言官條陳,而迄未議行。邇者明發諭旨,將不押運之糧道裁撤,是朝廷亦深覺河運之無關大局矣。査漕運每米一石,合價値及一切費用計之,應需銀十八兩有奇。而京通各倉之米,又往往紅朽不可食,加以借黃濟運,尤爲有礙河防。是帑項之虛糜,設官之冗濫,莫過於此!擬請將漕運各官一律裁撤,所有漕糧槪徵折色,解交戶部,京員應領俸米,按數給銀。每歲仍令商務大臣,督率招商局赴部領銀,査照時價酌量採買,由海運通交倉,以實畿輔。皇上懷柔遠人,海道萬無梗塞,數年以後,蘆漢鐵路吿成,轉輸尤捷。至漕標各兵,改歸地方訓練,又經武之一助也!

 4. 錢局宜官督商辦也。

物貴錢荒之弊,往者,病在奸民私銷私鑄;今者,流入外洋私銷,而並不私鑄。各督撫病共然也。率請開局鑄錢,究之事經官辦,局用薪水供億浩繁,加以官輿事不相習,而與市尤不相親。鑪匠之偸耗既不及防,員役之侵漁,尤所不免。故往往本虧銅乏,旋卽停止。擬請旨飭下商務大臣,於各省招集鉅商,廣鳩資本,仍就省城官局開鑄;凡採運銅斤購買機器等事,官不預聞。所鑄之錢,務取輪廓分明,背面仍鐫官局名目,按月將所鑄之錢數及樣錢,呈藩司及商務局查驗,毫不許勒取規費。蓋商人於事旣習,則計算密而採運非難,與市相親,則費用省而流通更易。且歸官督辦,設局省城,而外處私鑄,仍行嚴禁,利權自無旁落之虞。至各省礦務,尤以商辦爲宜,夫商務者國課所由裕,而錢法者商務所以行。官舆商聯爲一氣,斯物價平而民生亦鬯矣!

 5. 譯書局宜妥議章程也。

査梁啓超所擬譯書條陳,其後三條不過請領經費,别無意義。至所列應譯書目,如二十四史、資治通鑑、九通、等書,皆久巳風行海内。而滬局或更有石印縮本,無煩更譯。如論略觀大意,在直省中早不可勝收,求共闇誦無遺,則卷帙繁多,何能盡記?夫所謂譯書者,將譯中國之書以敎西人乎?固將譯西書以開通中國之民智也。擬請旨飭下孫家鼐,督率梁啓超務取西國之書,所言聲、光、化、電、天算、地圖諸實學,廣為蒐採,撮其菁英,庶便中國學者,實力硏求,期於致用。前者湖南礦局所產安提摩尼,因不解鎔鍊,遂爲西商挾制。是化學在今日尤為當務之急,若徒竊已譯之西書,拾報館之陳說,固無取焉。

 6. 辦洋務宜分別勸懲也。

自來廢弛之弊,皆狃於寬大之恩,査洋務各員有獎敍而無議處。夫北洋海軍威海巨礟,當其始創,非不震耀寰中。一旦有事,蕩然無存,則訓練之不精,與修築礟臺之不善,必有任其咎者矣。福建船厰,上海製造局,耗費無算,而所用船械,仍需購自外洋。京師同文舘,天津之洋學生,其所成就,僅足充洋行買辦,遇有交涉,所譯條約語氣,每多失實。觀規模之未能擴充,學生之毫無精進,則董事者之督率無方,一味敷衍,已可概見。夫現今時局,非洋務萬無以自強,然辦洋務而仍循前轍,勢且剝傷元氣,而愈以自弱。擬請旨飭下吏部,明定章程,其奉行新政,確有成效者,自應優加獎勵。其鋪張粉飾,無裨實用者,亦宜伏欺罔之罪。至於軍旅之事,尤在立威。越南之戰,朝鮮之役,逃將不誅,潰敗相續,斯又前事之可為深戒者耳。

 7. 武科宜徑廢也。

武科改試槍砲,經兵部及各督撫詳議,所慮弊端,均極周密。求其練習之方,考試之法,紛紜轇轕,迄無善策。卽倂歸團練,令自備火器,無論鄕曲生童,萬難鳩集重款,在團總勢均分等,亦豈能管束武生?推求其說,皆以舊制相沿,姑爲遷就之計。夫武科之爲世詬病,由來久矣!我朝自開國以至今日,武功震鑠,將士奮興,並不藉科目爲之鼓舞。卽泰西各國水陸將領,出身卒伍,亦無武科名目。當此力求實學之際,似不必存此虛名。擬請旨飭下兵部,將武科即行停止。但使水陸各營與武備學堂,勤加訓練,懿眞拔擢,干城腹心之選,自不難接踵而興矣!

 8. 兵勇宜合一也。

西人之制,水軍與陸軍分;中國之制,兵與勇又分。今額設之兵,有事不足資捍禦,無事亦不足資彈壓。而各省所練之勇,又復爲數無多。一旦稍有緩急,倉卒召募,所謂以不敎民戰,是謂棄之者也!夫英、法、德、所以稱雄海上者,以養兵多耳。擬請旨飭下各省,將巡守各兵,汰其老弱,加其餉糈,歸入勇營,一體訓練。今武職多不統兵,而統兵者多不任武職。薪廉旣形浮費,名實尤屬兩歧。應請將提鎮以逮千把各官,倂入總統分統營官哨弁之内,以昭核實。至操練之法,以洋操為主,而中國長技,亦不宜廢。蓋火器購自外國,費旣不貲,造自各局,亦驟難遍給。前者日本之戰,各軍多乏器械,所領子彈,或膛口不符,則與其空拳徒手,忘故以求得新,曷若知新而兼温故乎!夫廣東三元里之義民,與諒山之戰,當時亦不盡恃西人火器也。若夫技勇步伐之外,尤貴練膽練氣,要在統兵者得其人耳。

 9. 山東河務宜遣重臣也。

自黃流改道,水患專在山東。撫臣政務殷繁,未遑兼顧。所派三游總辦,已屬道員例差,無論河渠之書,行水之法,該道等未曾夢見。即問以河道之曲直,與地勢之高下,及挑壩鑲掃之宜,亦復如坐雲霧。且劃分地段,各不相謀,職任較輕,動多窒礙。而隨工員弁,大半私人。以經費爲利藪,藉獎敍爲捷徑。收支則多方偷減,工程則任意草率。冬春水落,方報合龍;伏秋水漲,又報決口。國受其病,民罹其災。該員等久已得保遠颺矣。査歷代以來,如漢之王景王橫,明之潘季馴,皆專任治河。擬請裁去各總辦名目,以節浮費。特簡諳悉河務之大員一人,駐紮山東,凡河防各營,沿河州縣,悉歸統轄。所用隨員取在東日久情形較悉者,酌調數人,事權旣一,呼應自靈。夫治河之道,專言河不足以言治也。必需相度形勢,統籌全局,如汶泗諸水,利用排決,徒駭馬頰利用疏濬,黃河經流,利用收束刷沙。至堤埝各工,自應隨時增補。保固之期,尤宜酌定年限。不得以一時堵築,遽議竣工;一處安瀾,率行奏績。至近畿各水多出津沽。東西淀既已就湮,海口亦漸形淤淺。是又思患豫防者所宜留意也。

 10. 保獎科目均宜暫停也。

現奉諭旨裁汰冗員,誠澄敍官方之要也。然而欲遏其流,必淸其源。各省之中,去者無幾,來者接踵。徑行遣革,則苦於無名;若聽其放廢流離,亦恐有傷政體。夫入任之途,不過保舉、科目、捐納、三項。捐納之宜停,盡人知之矣。即保舉各員,核其功績,不過尋常應盡職分。乃部臣駮令删減,而删減者無多。諭旨切戒冒濫,而冒濫者如故。擬請旨飭下京內外各大臣,除武職不計外,一切文職,槪不得徑保實官。其已經保敍者,酌定截留年限,毋許捐免。至科目一途,距庚子鄕試僅二年耳。現今風氣方開,學堂未立,非特應試諸生學業難期猝就。即應行典試之員,亦須竭數載之硏求,始足當鑑衡之重任。擬請將鄕會試暫停一科,數年以後,成逹方多,自不難如額取中。其停止期內,在夙號淹通者,無難自奮於特科。在學製未成者,不得濫登夫宦籍。庶真才日出,而仕路亦因以廓淸矣。

        2020年4月笃瓒曾孙黄大德整理于美国达拉斯寓所。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