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后投稿和留言交流!
网站首页 >> 同宗共祖 >> 文章内容

菱谿房黄笃瓒—清光绪6年岳麓书院考试卷(珍贵实物!)

[日期:2022-03-24]   来源:湖南株洲菱谿黄氏  作者:黄笃瓒曾孙黄大德   阅读:200[字体: ]

       黄笃瓒为湖南湘潭菱谿黄氏第十六(菱谿始迁祖黄友诚,系江西乐安同富黄氏第十三世,世系源流:浼公--宗尹-大同-原礼-处草----禹範-贤孙-曾孙-友诚),菱谿第十一墨林公之五孙。笃瓒祖父黄传炼为覃恩诰赠朝议大夫、清末菱谿黄氏族长,笃瓒父亲远积公为举人、三品刑部主事员外郎。本文成作时间为光绪六年庚辰(1880)。笃瓒公时年十八足岁,肄业于湖南岳麓书院第三年。此文为嶽麓书院学生习作之八股文卷。笃瓒公于光绪八年壬午(1882)年以弱冠之龄中举,史与赵启霖、孙文昺合称湘潭三神童。随即入京历任国史馆誊录、侍读、吏部撰文、内阁中书、中书俸满、山东截取同知、济南清军府同知、济南布政司兼历城令、山东河防守、山东平阴县令、山东东昌府知府、山东曹州知府1889年紫禁城贞度门大火修复期间,笃瓒公曾以颜体书贞度门三字于众内阁中脱颖获天子特赏,其匾字高挂迄今。本文卷真本近年出现于长沙某古物商。经亲人于展示场拍照越洋传送,曾孙黄大德于2022壬寅年古历二月二十二日全文录入暨标点。


 

超等 第十五名

 

       嶽麓书院    黄笃瓒

 

          居业

 

静细,局法严,极似先辈!名程知其渡馈深矣。但诗有讹字可疑,故指之。

 

(正文如下:)

 

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


       独不容不慎,观大贤之言亦懔矣!夫君子之于独,固深惧不善之形也,况十目十手更严于未形乎,如之何弗慎!且独者,谓人不知而己独知也;然视为不见知于人,势必欺于其知于己!
       夫天下事,其不欲自见者,适与人以必无可逃;其不为稍宽者,又皆示吾以万不容眛。不睹不闻之下,鉴戒弥深,而其神犹虑未密焉!则胡弗环顾斯人,而自念所处为何如境也?
       不然小人为不善,固深幸目手之不及,而姑以自宽矣!岂知形焉者,卒为人所指所视,且实有无穷之指视以相加哉!吾乃恍然于君子慎独之故矣:
       君子将欲立斯道之极,而深虑神明所结,一动焉不可复收也。确而厉之曰:必慎,性情学术要实有无穷之力,以坚持于未发之原,而必无伪托以亡其本。
       君子将欲树斯世之型,而深恐观听所倾;一接焉不可复秘也。切而指之曰:其独,五官百骸皆本此自敛之神,以默归诸我生之主,而初非因人以尽其功。
       若此者,岂好为拘谨哉?亦岂虚为是儆戒哉?昔者大学之传,曾子尝自言之矣:盖自功严三省以来,寤寐所临,清夜罔非旦昼。
       外不必别于中,实非无中之外而心长语重,即当境而深警其危。自道传一贯,而后精神常在幽居,更甚大廷。
       诚不必俟乎形,实无诚之非形而大声疾呼,抚当几而甚言其迫。曰:毋谓独莫与视也,吾以为十目所视。毋谓独莫与指也,吾以为十手所指。
       夫君子,即无所视无所指,犹不可不慎,况指视者如此其众乎?严矣乎?其即如临深如履薄之真际乎?必待视有十目,而始觉视之严;必待指有十手,而始觉指之严。则严在猝然,不在常然。衾影已余可宽之候,惟返而观诸其所。乃知:视指布于有形,其可畏犹后;视指森于无象,其可畏独先也!
       夫人惟泊然无思之顷,则目手亦与相忘,至其所显然!自呈斯丽于实,无自遁于虚,安禁此环而相逼者之不留余地也。而隐微之刻厉,乌敢疎严矣乎?其不敢恶、不敢慢之全神乎?第拟一十目之严,思有以防其视。第拟一十手之严,思有以防其指。则严由幻想非由真想,方寸已留可纵之途。惟内而课诸所,乃知悬目手于外至,其可畏犹虚;见目手于中藏,其可畏皆实也!
       夫人虽寂然不动之时,而视指之机已伏,况其所确乎!可据则贡其真,无从售其伪,安禁此迭以相乘者之绝无旁及也。而屋漏之纠虔为倍肃,君子可不自勉哉?!
 

赋得青钱万选,得青字五言八韵
万中推张鷟,雄文炳日星。
简探金匮赤,钱似水衡青。
饮马真堪倚,飞趺信有灵。
朱轮随太守,白蜡笑明经。
文合牙奘(仄声应平)轴,缣应字数铭。
湖流泉派(派改布字)远,色认宝光荧。
左券操黄甲,洪罏铸紫冥。
阿谁持选柄,愿以献彤庭。


       (全文完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