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后投稿和留言交流!
网站首页 >> 行状事略 >> 文章内容

坪上房黄保乾-黄埔军校第13期毕业、上校团长

[日期:2022-04-03]   来源:湖南长沙坪上黄氏  作者:黄厚云   阅读:264[字体: ]

       黄保乾(1919-1999),江西乐安同富中浼公第36世,坪上房朝安房文易支第22世,聚钿嗣子,派名顺刚,字乾生,民国八年己未正月二十九辰时生,住长沙东乡麓芝岭。黄埔军校第13期一总队工一队毕业,历任国民革命军排长、连长、·上尉处员、少校处员、少校附员、中校营长、中校副团长、上校处长、作战科科长、上校团长等职。率部参加抗日作战,迭著功勋。因不愿跟随国民党去台湾,1949年返乡务农,1952年开始执教。1958年8月21日,长沙县法院(审判员彭载德)以其“1945年在宜昌与我军作战,亲自指挥,打死打伤我军百余人,由于作战有功,曾获一军部奖金200元,奖章十余枚。强拆民房,砍伐森林,征夫掳兵,解放后仍不思悔改”为由,判处其由农业社管制3年(1958年8月22日-1961年8月22),1979年长沙县法院(长法刑再字第67号)撤销原判,宣告无罪。1979年12月退休。1999年9月9日因病去世。

       该族同期入读黄埔军校的还有:黄锡林,字乃文,21岁,通讯处:长沙东乡麓芝岭。第13期是黄埔军校南京时期最后一批在南京招收并进行入伍生教育行将期满的学生。1936年8月招生,9月1日入伍,共计有1490人。入伍生教育即将期满升学时,因日军侵犯南京,国民党军大溃退,军校也由南京西行,经江西、湖南、湖北进入四川。1937年11月11日,本期入伍生于庐山举行升学典礼,共1446人,为第13期学生第1总队。1938年9月16日毕业于四川铜梁,共计有毕业生1412人。

        2019年,侄孙黄厚云作《回忆我的三叔嗲》以纪念。

       1919-2019,历史的车轮缓缓驶过百年。那一年,“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呼声越来越高,那一年,南北政府军阀割据民不聊生,那一年,浏阳河畔的黄府,一条生命就要呱呱坠地。玉池公捋着胡须望着他的即将临盆的妻子,时而面色凝重,时而微微颔首。
       搁那时候,玉池公(姥嗲)种有几块田,有几粒粮食节余,一根草有一颗露水珠,再养活一个孩子倒不成问题。他只是担心生于那样风雨飘摇的年代,怕是往后的日子要吃苦不少。面世的是玉池公的第三个儿子,也就是我的三叔嗲。
       转眼数年,姥嗲望着渐渐长大的三个儿子,作了一个重要决定。举全家之力送天资聪颖的第三个儿子去坪上祠堂上学。
       姥嗲对一位本家的师塾先生交代说,犬子顽劣,还望严加管教。三叔嗲是插班生,功课自是落下一大截。但他深知笨鸟得先飞的道理,不待扬鞭自奋蹄,他很是刻苦。据他自己回忆说,就连上茅房的片刻,也都在看书。就是凭着这样一股拼劲,他从班上的最后几名一跃成了前几名。就这样一路凯歌,在他十七岁那年,考入了黄埔陆军军官学校。那一年是一九三六年,黄埔军校在上海开办的第十三期,那一年是卢沟桥事变的前一年,抗日战争的硝烟即将弥漫。
       选择了黄埔军校,成了蒋介石麾下的一名军人。这就为三叔嗲一生跌宕起伏的命运埋下了伏笔。三八年九月军校毕业后,三叔嗲便投入到如火如荼的抗日战争中去了。因为英勇骁战,屡立战功,短短数年他就从排长晋升为上校团长, 整整升了十级,打一回胜仗就升一级。
       据老人们回忆三叔嗲荣归故里时的情形。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侍卫,一身戎装,英姿勃发。
       可就在三叔嗲人生志得意满时,家里却连遭变故。玉池公撒手人寰。我的娭毑嗲嗲,他的大哥大嫂也相继过世,留下六个包括我父亲在内孤苦无依的侄儿侄女。于是三叔嗲决定,抚养侄辈的钱归他一人出,在家且业已成家的二叔嗲二叔娭毑出力共同抚养大哥留下的子女。据伯伯跟我讲起,当时二叔娭毑拿着三叔嗲寄来的钱顾娘家,三叔嗲找她吵,并骂道:老子枪林弹雨出生入死得来的军俸你却拿去顾娘屋,他们不吃了啊!
       三叔嗲也跟我说起过,他不爱财,却很看重自己的名声,所以所得之军俸顾家后常常所剩无几,捉襟见肘时有,这才有对他二嫂顾娘家丢婆家的火。
       一九四五年八月广岛上空腾起的蘑菇云加快了日军投降的步伐。而新一轮内战也因为和谈失败又拉开了序幕。您作为一名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与解放军交锋难以避免。
       看过一张堪称文物的长沙县法院判决书。它的年份是五八年,上面的字迹依稀可辩。
       黄保乾,伪军官出身,富农成份……,一九四五年在宜昌与我军作战,打死打伤我军百余人,由于作战有功,曾获得军部奖金二百元,奖章一枚……
       可我记得您说过,与日军战斗时,每一颗子弹都是愤怒的,每一颗子弹都是复仇的子弹,每一战都打得酣畅淋漓。与解放军的交锋中,您打得很是纠结,还常常想枪口朝上。你说那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何时是个头啊。
       四九年蒋介石兵退台湾时,您很是彷徨。去? 您消极应战,怕受军法处置。不去?作为一个国民党的上校团长没有起义投诚,留在大陆也唯恐日子不好过。不过后来,您还是在三叔娭毑的劝说下留了下来。
自古英美人爱,您也不例外。当时的三叔娭毑,出生在兰田新屋的章家望族,是富家千金。与您结合,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那一年是四八年,您二十九岁,为国家舍小家,又为侄儿侄女,才将自己的终身大事一拖再拖。
       在叔娭毑的力荐下,全国解放后的第三个年头,您登上了讲台,开启了人生的又一里程。当人类灵魂工程师,笑看桃李满天下,也是人生的得意。您凭着一份热心,九份认真干得正有起色之际。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右风来了,您为了所谓的历史问题,被迫退出了挚爱的教师职业。已经是不惑之年的您,站在这人生的分水岭上,何去何从,您肯定很惘然无助,各种流言蜚语接踵而至,今天的我还能隐约感受到当年您的苦楚,身心的创伤是何等的刻骨。后来,您都以豁达的心胸,顽强的毅力,熬过来,挺过去了。

       从没拿过锄头,握过弯刀的您回到生产队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夫生涯。您是何等的怀才不遇啊,一个黄埔毕业的军校生,在战场可以叱咤风云,如今竟消耗着人人都有的体力,这一耗,就是二十年。试问,人生有几个二十年啦!您被命运之神推来搡去,谁都为您鸣不平,但您毫无怨言,以干好本职工作为己任。且都有起色,实在是我辈学习的楷模。
       您与我的交集只有二十八年。记忆中的您一身中山装穿得笔挺,穿夹克衫拉链也是拉到最上,夏天的白衬衫穿在您身上也是白得发亮。无论坐着站着,举手投足无不透露出军人的气宇轩昂。
       父亲爱喝酒,如果醉归,您会雷霆大怒,偶尔会骂 : 酒是人恰的,糟是猪恰的。您重病时也不忘问我,修理店的生意好不好? 那时您已被癌魔折磨到痛苦不堪,但您都不轻易叫出来,您以毅力顽强支撑着。缓过来后,您会说,我已经够本了。想想战场上英年早逝的战友;想想不及花甲就走了大哥二哥,我算是黄家活得最长寿的了,够了,够了。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您终不敌癌魔剥蚀,驾鹤西去。您一生都与“九”有缘,出生于一九一九正月二十九,二十九岁成家,五九年接受劳动改造,七九年平反恢复自由身。
       在叔娭毑的操持下,您的丧礼简朴而不失隆重。跪倒在您灵前一大片的都是您的挚爱亲人,您生前的同事好友来了,原杨梅学校的师生打着洋鼓,吹着洋号来了,这样的礼遇,几人能有?
       您生前的同事兼好友,也是国际奥林匹克艺术银奖的获得者章桂佛老师的一副挽联更是对您一生的崇高评价:
       风华正茂逢国难,投笔从戎,枕戈起舞,奋战沙场酬壮志;中道崩柝归故里,杏檀设帐,约文博礼,立人树德振家邦。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