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后投稿和留言交流!
网站首页 >> 泉源楚韵 >> 文章内容

《姐夫和弟弟历险记》-街埠头黄松树 撰

[日期:2022-07-29]   来源:湖南湘乡街埠头黄氏  作者:湖南湘乡街埠头黄松树   阅读:1[字体: ]

        这是个亲身经历的事件,发生在上世纪1981年的一天。
        七、八十年代,农村掀起一个将草屋改建成瓦屋,接着又再建成砖瓦楼房的一个高潮阶段。那年姐夫31岁,弟弟20出头。我和弟弟都没结婚,家庭以父母为中心。我虽然参加了工作,离开老家不到五年。姐姐和姐夫结婚后有一个孩子。无论是我还是出嫁的姐姐都时刻惦记着这个共同的家。
姐夫个子小,家境清贫,但人能干会做,擅长砖瓦制作技术。弟弟读书不多,没有一技之长,仅凭挖锄头、挑扁担赚钱谋生。
        一天,姐姐、姐夫来到我家,和弟弟谈起了年轻人的生计,决定一同去干做瓦烧窑的行当。说干就干,几天内选好了地址,带着行装及工具,两人来到了一个离家约50公里的穷山冲。在这里很快开展了各项工作,犁田、取泥、做瓦,接着挖窑、发拱制顶、运煤、装窑,各项工作井然有序,顺利到位。接着是点火烧窑。从点火到熄火封窑大概要半个月,窑内的砖瓦烧成一片通红,高温几千度。
        一天,我听说瓦窑到了可以熄火的日期,我暗中为之高兴,泥土可以很快变成银子了!姐夫更是十分高兴,激动地约我那天一起来见证他们的创业成果。正是熄火封窑的当天,我和朋友讲起了姐夫烧瓦的事情,朋友说:“你应该去关心、祝贺他们,亲自去见证他们的劳动成果。”我笑着答道:“早有安排。”这个朋友十分热心,主动提出要与我同去。于是我俩兴高采烈地骑着自行车直奔制瓦工地。我俩穿过弯曲的田间小道,越过一段崎岖的山路,上午十点左右,到达了目的地。离瓦窑30米处有一口约1.5亩的池塘,塘基上放着两条长板凳,上面放着水杯,还有一些小工具。在池塘右侧看见姐夫和弟弟站在窑池内作业。


        瓦窑呈圆形,直径约5米,高2.5米,外形像倒立的陀螺,尖端在上,好像竖着的竹筒上口戴了一个尖形帽子。底部有一个燃料添加口,熄火时这道门已封闭。上部有3个烟窗出口,以管道形式从底部向上里外相通,在燃烧时有通风作用,保证燃料正常燃烧而不熄火。这3个通道熄火后封闭出口。顶部叫窑池,里面的空间上端是尖形,而外面上方好像一丘圆田,大小与窑体相当(5米),中间是水,周边有围堰防止水外流。窑池的作用是熄火后,让水通过泥沙往下渗漏,从而让高温与水产生水蒸汽,使水蒸汽将水淌一样的瓦慢慢降温。这个过程叫湿水,技术含量在于全封闭后,让窑内陆续雾化,过急造成窑内砖瓦倒塌变形,造成损失,甚至压力过大产生危险。
        我们到达时姐夫和弟弟正在窑池作业,两人光着脚,一只站立身体,另一只来回在池内堵漏,防止水在大的间隙和孔道直入窑内造成损失。辛勤劳累几个月,这道工序是关键,成败在此一举。我和朋友到达后,将单车放好,姐夫和弟弟也停下手中工作朝我们走来。就在双方准备握手的那一瞬间,谁知这个聚宝盆工程变成了定时炸弹,险像发生了。“呯”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好像原子弹爆炸,一股黑浓烟滚滚直上云天,周围100米内,飞砂走石,一块较大的砖头通红通红的,朝我飞速而来。我快速转过身体,砖头在我脚趾前落地,将地面砸了一个深深的大窟窿。旁边的池塘一层黑灰浮在上面,鱼儿不知发生了什么,在里面乱蹦乱跳,瞬间险像不堪设想!事发后,周围的群众相继赶来,先是观察场面,然后说出了各自的所见所闻。一个男士说:响声特别大,一股黑色烟雾由小变大,像一株瞬间生长的大蘑菇,冲到几十米高……一位较近点的堂客们说:当听到巨响后转身一看,虽然有些模糊,但见到塘里的水像喷泉(砖瓦飞落水中情景),至少有20多米高……另有两名知识面广的村民察看现场后谈到,隔着十多米远,一股热浪灼人,就是救人都无法进行。然后指着我说,是你救了他们两个,你不来,他俩仍在上面干活,高温会把他们烧成灰,还有气浪会把他们像发射卫星一样,送上天空……还有一位从约1公里之外的年轻汉子很快赶到,还未喘过气来就开口了:我以为是飞机出事了,立即放下手中活,飞快朝这里走来看过究竟……你一言,我一语,通过现场了解,个个都是毛骨悚然。半小时之内很快就来了五六十个人,只有一句不约而同的话:菩萨保佑,人没有事,万幸!万幸!我和姐夫及弟弟对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呆了,顿时不知说什么好。因为几个月的累死累活,眼看到手的财变成一文不值,就算自己的工资没有不说,还有煤钱,运输费,其他人的工资等等都是跟别人借来的,怎么办?原本想来赚钱,现在连本带利都亏了,这本戏如何收场?
        路再烂也要走,再难过的时刻也要面对。三人合计后决定:
        一,庆幸,人安然无恙,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东方不亮西方亮,重整旗鼓,另僻新路求财,为他打气树立信心。
        二,收拾残局,一是将物品抵账,剩下的找亲友一起算个账,留个欠条到时再还。
        三,召集有关人员座谈,好话相待,请求同情,不为难别人。
        天在人在,地在情在,在众人的同情下,账目清零了。
        这件事已过去40年,我仍然心有余悸。今天姐夫去世一年,又是传统接祖的节日,写下这篇回忆录,望他在天堂快乐幸福,无忧无虑无病痛!弟弟今年60出头,用此文祝愿他吉祥平安,幸福美满!
                                                                                                  2021年8月18日

        作者:黄松树,江西乐安同富浼公第34世,湖南街埠头黄氏望祭岭房,1955年生,湘潭县中医院原骨科主任。(图片来源于网络)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